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其他类型 >知否之第一公子 > 第三十八章 论商(下)

第三十八章 论商(下)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海士轩看着裴衍,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裴衍不是学经济学的,但也知道大宋朝虽然在后世被处处诟病,被骂软弱,可也并非全无可取之处。

有一点大宋朝是做的极好的,那就是文化和经济上的开放。

近代学者陈寅恪说过:“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

可见大宋并非如此不堪。宋朝的文化和经济发展,甚至超越了居于他之前的唐,海外贸易的高度繁华,整个大宋朝的海岸线,北至胶州湾,中经杭州,南至广州,再到琼州海峡都对外开放,与世界诸国相比,大宋的gdp占据了全球的80%,可以说此时的大宋已经出现了资本主义的萌芽。

然而一盘好棋打得稀烂的,也就只有这个大宋了。

“不满伯父,侄儿做香水作坊,除了为贫苦之人谋求一份生计之外,也是在尝试着寻找一条新的思路。”

“思路?这与商人又有何关系?”海士轩不解的道。

“侄儿想试着改变大宋财富的阶级结构。”裴衍语不惊人死不休,这话说出口,登时惊得海士轩和一旁的海毅脸色骤变。

“大胆,毛头小儿如何说出此等祸世之言。”海士轩当即一拍桌子,气得直瞪眼道。

海士轩虽然不完全理解裴衍话里的意思,可裴衍所提到的改变阶级结构,分明有几分当初范文正执掌新政时的样子。

庆历新政,那是多少人心中的痛,且不说那位人人敬仰的大相公为之付出了一生的心血。便是现在都还有不少当年的庆历旧臣被外放为官,难以回到中枢。

海老太爷当年身为帝师,跟当年的官家和范相算是站在一条线上的人,海家人对于那次变法的认知自然深刻得多。

裴衍是什么人,一个十八岁的毛头小子,一个连科举都还没参加的白身,动不动就提改变,简直是不要命了。

面对气极的海士轩,裴衍却是面不改色,静静的等着海士轩平息了怒气,稍稍缓和之后方才开口说道:“伯父且先莫要生气,侄儿并非口出狂言,更不是想一蹴而就的做成什么,如今香水作坊的成功,受益者不过数百,侄儿只不过是做了个试点,去验证一个道理罢了。”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