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玄幻魔法 >立海大,yyds! > 第220章 有一句俗话很有道理

第220章 有一句俗话很有道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幸村看向自己的组员:“大家先绕训练营跑三圈, 回到这里之后再进行接下来的热身。”

“是!”

立海大的三只条件反射地迈开腿就跑,活像身后有50只挥着球拍能打出雷的真田在追一样。

剩下的几个人也就忍足和他们一起训练过, 愣神了一秒后立刻拔腿就冲。

没看见立海大的人都跑了吗?

跟着他们跑总出不了问题, 再怎么着天塌下来还有人在前面顶着。

刚刚经历过一波折磨的三人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那四个人已经一溜烟儿地跑开了。

忍足还是心存善意地提醒了他们一句:“你们也快跟上吧,等下有你们受的。”

不是他瞎吹, 立海大的训练——尤其是出自幸村之手的训练单,那觉得是让人欲/仙/欲死,死人都能给刺激活了。

被丢下的三人——也就是千石桃城海棠面面相觑。

千石一抬头,就对上了幸村面带微笑的脸庞。

“嗯, 你们三位是还有什么没听清楚的吗?需要我再解释一遍?”

“没没没,没有!我们马上去跑圈!”千石一个激灵, 跳起来就跑。

桃城和海棠对他的ptsd更严重,看到幸村微笑的时候直接是浑身一颤,两个人都同手同脚地跟上了大部队。

桃城还两条腿互相绊了下。

围观的众人0.0:这就是立海大部长的威严吗?

幸村转过身:“大家是有什么疑问吗?或者想挑战一下我?”

“我不介意的哦~”

单听他的语气是很温柔,单纯看脸也是很养眼的, 但是两个结合在一起……emmmm让他们有一种被最顶尖的猎人盯上了的感觉。

动弹不得。

原本在网球场围成一圈的众人纷纷作鸟兽散。

倒是越前有些跃跃欲试的样子, 不过他们组也要开始集中训练了, 也只好作罢。

只是小柱子那目光灼灼的模样着实让精神力极高的幸村感受到了一丝不适。

“嗯?”他走上前,越前对视。

“我会打败你的。”戴着帽子的少年仰头说道。

“我会拭目以待的,越前小弟弟。如果你在全国大赛上能遇到我的话。”

越前被他的称呼恶心了一下,但看着幸村突然绽开的笑容, 也说不出什么狠话,只好撂下一句口头禅就跟着大部队离开了。

“欸,小不点, 立海大的部长看上去居然挺欣赏你的样子?”菊丸一只手搭了上去。

越前没能躲开毒爪, 只能任命地受着对方的“蹂..躏”。

“好啦, 英二,不要玩闹了,我们也要开始训练了,有什么话还是训练完了之后再说吧。”大石出来把二人拉开。

逃离魔爪的越前:悄悄松了口气。

“还差的远呢。”他小声说道。

立海大的部长真厉害啊,他也要好好努力才行。

一定要成为能和他同台竞技的人!

一小时后,幸村组。

“好了,我们稍微休息一下。”幸村下达指令。

“啊——”

桃城和忍足两个人累倒在地上,背靠背休息。

立海大的训练,怎么,这么,累人,啊。

桃城已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感觉多说一句话都是在耗费他为数不多的仅存的生命。

海棠比他们稍微好些,叉着腰低头喘着气。

立海大三人组状态就比他们好了不止一星半点了。

如果是刚刚进立海大的他们,绝对不会比地上的两个人好到哪里去,但他们在幸村提供的特制训练单下训练了这么长时间,早已经变成了钮钴禄猪猪/狐狸/海带,就连上辈子体力差到出了名的仁王和丸井(和立海大内部其他人比体力差,和外校的相比体力还是不错的)单论起身体素质,也比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忍足好多了。

“忍足,你怎么体力又差了?我记得之前合宿的时候不是还可以的吗?被哪个漂亮小妹妹迷住了?”仁王踢了踢他的腿。

忍足给了他一个克制的白眼。

呵,呵呵,那是他退步了吗?明明是你们这群变/态体力又精进了好吗?

他只是在原有的基础上稍微有点波动,总体数值没有太明显的变化,哪像你们,一个个的一个月就一个数据。

他们之前收集过的资料全都报废了。

别以为他没看出来立海大的这三个人手上脚上还佩戴了特制的负重,就是不知道腰上大腿上臂有没有类似的配置。

单看他们这只是出了些汗远非极限的模样,就知道至少还能再扛它三四五个回合:)

就这训练量,佩戴着负重还没有累趴下,你们平时是训练得多狠啊?

“你们是偷偷瞒着所有人进化去了吗?”他忍不住吐槽道。

“出现了,忍足的吐槽。”丸井笑嘻嘻地走过来。

他一手一只从背后提了提地上两人的领子(当然不可能提起来的,就是给他们一个力):“刚刚训练好不要这么快坐下啊,对身体恢复不好的。”

“就是,接下来还有好多训练等着呢。”切原也发出了不嫌事大的声音。

“什么?!后面还有更过分的?”桃城悲嚎道。

“昂,怎么,有意见?有意见也给我憋住了。”切原吐了吐舌头,嚣张道。

忍足早就缴械投降了,被仁王和丸井两个提溜起来思考人生。

桃城看向唯一可能成为队友的海棠,只见海棠的目光坚定,没有一丝一毫的动容,甚至有想要再来好几组加训的架势。

桃城:!

“咦,你体力还可以嘛。”丸井溜达到海棠身侧,探了探脑袋。

不错嘛,面对幸村亲自操办的训练单,居然没有秒跪,有前途。

丸井拍了拍海棠的肩膀。

桃城将这一幕看在眼里。

好,既然毒蛇他这么有种,他也不能落后了!

他要证明他比毒蛇更强!

撸起袖子加油干!

看着突然气势起来的桃城,忍足脑袋上蹦出一个问号。

打鸡血了?一个个这么兴奋?

妈妈,夭寿了,还有近三小时的训练他可怎么熬啊!

青选营的另一边,榊教练组。

进行完一轮的热身,榊教练先将人分成两两一组,检验每个人的实力。

真田和不二一组。

在他们前面的一组是观月和桦地。

显然,观月的数据网球暂时还支撑不到他能打败桦地的程度,问就是体力不够。

他表情有些不太好地回到了队伍。

桦地秉持着沉默是金的准则,在没有迹部命令的情况下绝大多数时间就是台人形AI,就算打赢了观月也没有任何表情。

“下一组,真田和不二。”

榊教练说道。

因为来自不同地区,除了县大赛和关东大赛外几乎不会有什么太多交际,因此除了观月对这一组的人掌握了些资料外,剩下的人里面也就佐伯和不二裕太和不二有些熟稔,真田又因为立海大的魔王光环和他本身在外人面前不怎么说话的特性和他们都不熟。

其实就算是观月也不能说对他俩的实力有很深的了解,顶多算是有些认知。谁让不二的资料收集了和没收集一样?(是个扮猪吃老虎的腹黑)

真田每次上场也没怎么发挥出他的实力,况逞探究他的网球水平了,只知道他在国一时期就已经不比那些全国级别的选手差了。

所以说,榊教练这分组还是有些讲究的吧。

把两个资料少的人分到一组,让他们互相试探。

观月卷着自己的头发低笑了声:“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

和之前幸村的挑战一样,是七球局。

这会儿龙崎组的组员开始了散养,不少人都跑到这里来观战。

“不二子加油,我和小不点还有大石来为你打气啦~”

原本是想去幸村组观摩一下的越前:……

还有一点是因为幸村那组转移阵地的速度太快了,他一下子没找到他们,干脆就和菊丸几人一起过来了。

他帽子下的一双猫眼打量了下真田。

一个和他一样带着帽子的人。

一看就知道不好惹。

身上的气势很强,不亚于手冢部长,是个棘手的角色。

他心道。

不二学长遇上了硬茬子。

第一轮是不二先发球。

他没有怎么留手,起手就是一发消失的发球。

真田愣是给他硬生生回了过去。

接球时,周围的人能够明显看出他手上突起的青筋。

“他的力量可真大啊。”菊丸以自己超出飞行员考核视力的眼睛发誓,真田的手绝对是他见过的最有力量的一双手臂了。

“感觉一拍子能打飞三个小不点。”他看了一眼身高和自己肩膀齐平的越前。

越前:……

“菊丸学长!”又拿他打趣。

力量型的选手对上技巧型的选手,一般是要对比一下他们各方面身体的数值才能下定论。

但真田五维的基数明显比不二高上一个层次,虽然被分类在“力量型”的选手当中,但实际上他的技巧是在和幸村还有秋生二人合力之下打磨出来的,不是说大话,可以说在同类型的选手里面没有能够在技巧上胜过他的人。

他其实应当被分在“全能型”当中,不过因为他一贯的表现让很多人下意识地忽略了他其实不止有着一把子力气,在同龄人当中他的网球技术水准也是杠杠的。

俗话说的好:大刀上洒香水——能文能武。

这估计就是扮猪吃老虎的反面叭。谁让不二的资料收集了和没收集一样?(是个扮猪吃老虎的腹黑)

真田每次上场也没怎么发挥出他的实力,况逞探究他的网球水平了,只知道他在国一时期就已经不比那些全国级别的选手差了。

所以说,榊教练这分组还是有些讲究的吧。

把两个资料少的人分到一组,让他们互相试探。

观月卷着自己的头发低笑了声:“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

和之前幸村的挑战一样,是七球局。

这会儿龙崎组的组员开始了散养,不少人都跑到这里来观战。

“不二子加油,我和小不点还有大石来为你打气啦~”

原本是想去幸村组观摩一下的越前:……

还有一点是因为幸村那组转移阵地的速度太快了,他一下子没找到他们,干脆就和菊丸几人一起过来了。

他帽子下的一双猫眼打量了下真田。

一个和他一样带着帽子的人。

一看就知道不好惹。

身上的气势很强,不亚于手冢部长,是个棘手的角色。

他心道。

不二学长遇上了硬茬子。

第一轮是不二先发球。

他没有怎么留手,起手就是一发消失的发球。

真田愣是给他硬生生回了过去。

接球时,周围的人能够明显看出他手上突起的青筋。

“他的力量可真大啊。”菊丸以自己超出飞行员考核视力的眼睛发誓,真田的手绝对是他见过的最有力量的一双手臂了。

“感觉一拍子能打飞三个小不点。”他看了一眼身高和自己肩膀齐平的越前。

越前:……

“菊丸学长!”又拿他打趣。

力量型的选手对上技巧型的选手,一般是要对比一下他们各方面身体的数值才能下定论。

但真田五维的基数明显比不二高上一个层次,虽然被分类在“力量型”的选手当中,但实际上他的技巧是在和幸村还有秋生二人合力之下打磨出来的,不是说大话,可以说在同类型的选手里面没有能够在技巧上胜过他的人。

他其实应当被分在“全能型”当中,不过因为他一贯的表现让很多人下意识地忽略了他其实不止有着一把子力气,在同龄人当中他的网球技术水准也是杠杠的。

俗话说的好:大刀上洒香水——能文能武。

这估计就是扮猪吃老虎的反面叭。谁让不二的资料收集了和没收集一样?(是个扮猪吃老虎的腹黑)

真田每次上场也没怎么发挥出他的实力,况逞探究他的网球水平了,只知道他在国一时期就已经不比那些全国级别的选手差了。

所以说,榊教练这分组还是有些讲究的吧。

把两个资料少的人分到一组,让他们互相试探。

观月卷着自己的头发低笑了声:“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

和之前幸村的挑战一样,是七球局。

这会儿龙崎组的组员开始了散养,不少人都跑到这里来观战。

“不二子加油,我和小不点还有大石来为你打气啦~”

原本是想去幸村组观摩一下的越前:……

还有一点是因为幸村那组转移阵地的速度太快了,他一下子没找到他们,干脆就和菊丸几人一起过来了。

他帽子下的一双猫眼打量了下真田。

一个和他一样带着帽子的人。

一看就知道不好惹。

身上的气势很强,不亚于手冢部长,是个棘手的角色。

他心道。

不二学长遇上了硬茬子。

第一轮是不二先发球。

他没有怎么留手,起手就是一发消失的发球。

真田愣是给他硬生生回了过去。

接球时,周围的人能够明显看出他手上突起的青筋。

“他的力量可真大啊。”菊丸以自己超出飞行员考核视力的眼睛发誓,真田的手绝对是他见过的最有力量的一双手臂了。

“感觉一拍子能打飞三个小不点。”他看了一眼身高和自己肩膀齐平的越前。

越前:……

“菊丸学长!”又拿他打趣。

力量型的选手对上技巧型的选手,一般是要对比一下他们各方面身体的数值才能下定论。

但真田五维的基数明显比不二高上一个层次,虽然被分类在“力量型”的选手当中,但实际上他的技巧是在和幸村还有秋生二人合力之下打磨出来的,不是说大话,可以说在同类型的选手里面没有能够在技巧上胜过他的人。

他其实应当被分在“全能型”当中,不过因为他一贯的表现让很多人下意识地忽略了他其实不止有着一把子力气,在同龄人当中他的网球技术水准也是杠杠的。

俗话说的好:大刀上洒香水——能文能武。

这估计就是扮猪吃老虎的反面叭。谁让不二的资料收集了和没收集一样?(是个扮猪吃老虎的腹黑)

真田每次上场也没怎么发挥出他的实力,况逞探究他的网球水平了,只知道他在国一时期就已经不比那些全国级别的选手差了。

所以说,榊教练这分组还是有些讲究的吧。

把两个资料少的人分到一组,让他们互相试探。

观月卷着自己的头发低笑了声:“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

和之前幸村的挑战一样,是七球局。

这会儿龙崎组的组员开始了散养,不少人都跑到这里来观战。

“不二子加油,我和小不点还有大石来为你打气啦~”

原本是想去幸村组观摩一下的越前:……

还有一点是因为幸村那组转移阵地的速度太快了,他一下子没找到他们,干脆就和菊丸几人一起过来了。

他帽子下的一双猫眼打量了下真田。

一个和他一样带着帽子的人。

一看就知道不好惹。

身上的气势很强,不亚于手冢部长,是个棘手的角色。

他心道。

不二学长遇上了硬茬子。

第一轮是不二先发球。

他没有怎么留手,起手就是一发消失的发球。

真田愣是给他硬生生回了过去。

接球时,周围的人能够明显看出他手上突起的青筋。

“他的力量可真大啊。”菊丸以自己超出飞行员考核视力的眼睛发誓,真田的手绝对是他见过的最有力量的一双手臂了。

“感觉一拍子能打飞三个小不点。”他看了一眼身高和自己肩膀齐平的越前。

越前:……

“菊丸学长!”又拿他打趣。

力量型的选手对上技巧型的选手,一般是要对比一下他们各方面身体的数值才能下定论。

但真田五维的基数明显比不二高上一个层次,虽然被分类在“力量型”的选手当中,但实际上他的技巧是在和幸村还有秋生二人合力之下打磨出来的,不是说大话,可以说在同类型的选手里面没有能够在技巧上胜过他的人。

他其实应当被分在“全能型”当中,不过因为他一贯的表现让很多人下意识地忽略了他其实不止有着一把子力气,在同龄人当中他的网球技术水准也是杠杠的。

俗话说的好:大刀上洒香水——能文能武。

这估计就是扮猪吃老虎的反面叭。谁让不二的资料收集了和没收集一样?(是个扮猪吃老虎的腹黑)

真田每次上场也没怎么发挥出他的实力,况逞探究他的网球水平了,只知道他在国一时期就已经不比那些全国级别的选手差了。

所以说,榊教练这分组还是有些讲究的吧。

把两个资料少的人分到一组,让他们互相试探。

观月卷着自己的头发低笑了声:“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

和之前幸村的挑战一样,是七球局。

这会儿龙崎组的组员开始了散养,不少人都跑到这里来观战。

“不二子加油,我和小不点还有大石来为你打气啦~”

原本是想去幸村组观摩一下的越前:……

还有一点是因为幸村那组转移阵地的速度太快了,他一下子没找到他们,干脆就和菊丸几人一起过来了。

他帽子下的一双猫眼打量了下真田。

一个和他一样带着帽子的人。

一看就知道不好惹。

身上的气势很强,不亚于手冢部长,是个棘手的角色。

他心道。

不二学长遇上了硬茬子。

第一轮是不二先发球。

他没有怎么留手,起手就是一发消失的发球。

真田愣是给他硬生生回了过去。

接球时,周围的人能够明显看出他手上突起的青筋。

“他的力量可真大啊。”菊丸以自己超出飞行员考核视力的眼睛发誓,真田的手绝对是他见过的最有力量的一双手臂了。

“感觉一拍子能打飞三个小不点。”他看了一眼身高和自己肩膀齐平的越前。

越前:……

“菊丸学长!”又拿他打趣。

力量型的选手对上技巧型的选手,一般是要对比一下他们各方面身体的数值才能下定论。

但真田五维的基数明显比不二高上一个层次,虽然被分类在“力量型”的选手当中,但实际上他的技巧是在和幸村还有秋生二人合力之下打磨出来的,不是说大话,可以说在同类型的选手里面没有能够在技巧上胜过他的人。

他其实应当被分在“全能型”当中,不过因为他一贯的表现让很多人下意识地忽略了他其实不止有着一把子力气,在同龄人当中他的网球技术水准也是杠杠的。

俗话说的好:大刀上洒香水——能文能武。

这估计就是扮猪吃老虎的反面叭。谁让不二的资料收集了和没收集一样?(是个扮猪吃老虎的腹黑)

真田每次上场也没怎么发挥出他的实力,况逞探究他的网球水平了,只知道他在国一时期就已经不比那些全国级别的选手差了。

所以说,榊教练这分组还是有些讲究的吧。

把两个资料少的人分到一组,让他们互相试探。

观月卷着自己的头发低笑了声:“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

和之前幸村的挑战一样,是七球局。

这会儿龙崎组的组员开始了散养,不少人都跑到这里来观战。

“不二子加油,我和小不点还有大石来为你打气啦~”

原本是想去幸村组观摩一下的越前:……

还有一点是因为幸村那组转移阵地的速度太快了,他一下子没找到他们,干脆就和菊丸几人一起过来了。

他帽子下的一双猫眼打量了下真田。

一个和他一样带着帽子的人。

一看就知道不好惹。

身上的气势很强,不亚于手冢部长,是个棘手的角色。

他心道。

不二学长遇上了硬茬子。

第一轮是不二先发球。

他没有怎么留手,起手就是一发消失的发球。

真田愣是给他硬生生回了过去。

接球时,周围的人能够明显看出他手上突起的青筋。

“他的力量可真大啊。”菊丸以自己超出飞行员考核视力的眼睛发誓,真田的手绝对是他见过的最有力量的一双手臂了。

“感觉一拍子能打飞三个小不点。”他看了一眼身高和自己肩膀齐平的越前。

越前:……

“菊丸学长!”又拿他打趣。

力量型的选手对上技巧型的选手,一般是要对比一下他们各方面身体的数值才能下定论。

但真田五维的基数明显比不二高上一个层次,虽然被分类在“力量型”的选手当中,但实际上他的技巧是在和幸村还有秋生二人合力之下打磨出来的,不是说大话,可以说在同类型的选手里面没有能够在技巧上胜过他的人。

他其实应当被分在“全能型”当中,不过因为他一贯的表现让很多人下意识地忽略了他其实不止有着一把子力气,在同龄人当中他的网球技术水准也是杠杠的。

俗话说的好:大刀上洒香水——能文能武。

这估计就是扮猪吃老虎的反面叭。谁让不二的资料收集了和没收集一样?(是个扮猪吃老虎的腹黑)

真田每次上场也没怎么发挥出他的实力,况逞探究他的网球水平了,只知道他在国一时期就已经不比那些全国级别的选手差了。

所以说,榊教练这分组还是有些讲究的吧。

把两个资料少的人分到一组,让他们互相试探。

观月卷着自己的头发低笑了声:“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

和之前幸村的挑战一样,是七球局。

这会儿龙崎组的组员开始了散养,不少人都跑到这里来观战。

“不二子加油,我和小不点还有大石来为你打气啦~”

原本是想去幸村组观摩一下的越前:……

还有一点是因为幸村那组转移阵地的速度太快了,他一下子没找到他们,干脆就和菊丸几人一起过来了。

他帽子下的一双猫眼打量了下真田。

一个和他一样带着帽子的人。

一看就知道不好惹。

身上的气势很强,不亚于手冢部长,是个棘手的角色。

他心道。

不二学长遇上了硬茬子。

第一轮是不二先发球。

他没有怎么留手,起手就是一发消失的发球。

真田愣是给他硬生生回了过去。

接球时,周围的人能够明显看出他手上突起的青筋。

“他的力量可真大啊。”菊丸以自己超出飞行员考核视力的眼睛发誓,真田的手绝对是他见过的最有力量的一双手臂了。

“感觉一拍子能打飞三个小不点。”他看了一眼身高和自己肩膀齐平的越前。

越前:……

“菊丸学长!”又拿他打趣。

力量型的选手对上技巧型的选手,一般是要对比一下他们各方面身体的数值才能下定论。

但真田五维的基数明显比不二高上一个层次,虽然被分类在“力量型”的选手当中,但实际上他的技巧是在和幸村还有秋生二人合力之下打磨出来的,不是说大话,可以说在同类型的选手里面没有能够在技巧上胜过他的人。

他其实应当被分在“全能型”当中,不过因为他一贯的表现让很多人下意识地忽略了他其实不止有着一把子力气,在同龄人当中他的网球技术水准也是杠杠的。

俗话说的好:大刀上洒香水——能文能武。

这估计就是扮猪吃老虎的反面叭。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